|
7 ~ 12℃ 晴转多云 大连天气详情
客房预订
入住日期:
离店日期:
预订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闻中心

民营景区存在先天三大不足 如何突破瓶颈?

发布时间:2019-09-17

“七五”时期(1985—1990年)国家出台了对旅游资源的开发政策,明确提出了“国家、地方、部门、集体、个人一起上,自力更生与利用外资一起上”的投资方针。

  此后,我国的旅游资源进入有重点的、较大规模的开发阶段,民营资本异军突起,成为旅游资本市场发育中的一支重要力量。近年来,伴随着全国旅游市场蓬勃发展的新机遇,有人盆满钵满,但也有人血本无归。

  登高跌重

  9月2日,国家产权交易所发布消息,2A景区玉泉威虎山国家森林公园挂牌出售,起始价为3500万元。梳理发现,玉泉威虎山并不是唯一一家出现"困境"的传统观光型景区。

2017年7月,洛阳龙潭峡谷获“首破”封号,成为国内首家破产的5A景区。截至2019年1月,连本带息,管理人收到8.22亿债权申报。破产原因为公司大肆民间贷款,用于景区开发建设,致使公司背上高额负债,直到掌门人陈健林骤然离世,引发债主集体申报债权。

  2017年12月,经历停业整顿两年、被摘牌“4A”后,投资16亿打造而来的重庆龙门阵景区,申请破产重整。龙门阵景区曾大量引入民间借贷,最终滚出9.7亿的负债雪球。

  2019年6月21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山东乳山维多利亚海湾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预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因维多利亚公司(大乳山景区)不能偿还到期债务,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11月20日做出民事裁定,受理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债务人的债务总额为18.67亿元  。

  上述破产景区的运营商已大多申请重整,带着投资人招募公告。也有多数景区仍在挣扎运营,试图为企业重整和资产估值加把劲。

  此外,也有不少民营传统观光型景区被爆出经营危机。

  2018年11月,因欠款9354万元拒不执行,4A级原始森林景区南召宝天曼,登上失信催收名单。近两年来,围绕5A景区天山大峡谷经营权的归属问题,乌鲁木齐天山大峡谷景区集团有限公司与当地县政府僵持不下,天山大峡谷还贷吃紧,危机四伏。

  “民营企业做景区必死这样的论断是不成立的,民营景区发展至今,也涌现出了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观光型民营优质景区。"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

  1999年1月,天津市宁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同生注册成立张家界天门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9月,天门山景区开园纳客,当年接待游客仅2万多人;2015年,年接待量突破200万;2017年景区年接待游客386.7万人;2018年11月上旬,景区年接待游客量突破400万人。

  如今的天门山景区在原有资源的开发上,借助飞机穿越天门洞、俄罗斯战斗机挑战天门洞、蜘蛛人徒手攀岩、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等事件营销的加持,在龙争虎斗的旅游市场迅速占据一席之地飞速发展。

  在个别优秀案列的背后,大多数自然类民营旅游企业产品与服务档次较低,总体竞争能力和抗风险能力较弱,在市场的不冷不热中挣扎,生存堪忧。

  先天不足后继乏力

  民营旅游景区是相对于国营旅游景区而言的,民营企业以承包、租赁、买断参股等形式获取旅游资源经营权,对旅游资源进行企业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的景区。该类旅游景区主要指以自然旅游资源和人文旅游资源为依托的公共旅游资源类景区,景区的经营主体是民营企业,企业获得景区的开发、经营权,政府代表国家享有所有权。

  1999年,雅安市雨城区成功引进民营企业万贯集团,开启了中国西部景区“国有民营”的历史先河。“碧峰峡模式”实现了景区的管理权、经营权、所有权的三权分立,轰动一时。

  由于碧峰峡火爆,2001年和2002年,带动当地相关产业6亿元,占雅安市当年GDP的比重达3.5%。2015年12月29日,东方园林与万贯碧峰峡公司签署战略投资签约,此后东方园林接替万贯集团,投入50亿元开发雅安市全域旅游。

  “从客观原因来看,民营景区先天不足。其一,民营企业很难拿到顶级的、优质的资源。其二,民营企业协调关系的先天不足。景区经营与饭店、酒店有所不同,其本身要面临的关系、利益也较为复杂。其三,民营景区在公共服务配套上先天不足,也使得景区发展面临一些困难。"曾博伟说道。

  他也坦言企业本身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如在管理、服务、运营等方面的不当,从而导致景区后继乏力。

  新旅界(LvJieMedia)梳理发现,爆雷的背后,除去一些个性原因外,也有一些共同的原因。大多数民营景区重金投入,不计代价地投资扩建,资金断裂后,哗啦啦倒地一片,甚至债台高筑。

  其中大乳山与龙潭峡谷,是花重金造光环的典型。前者在开发建设上统共投入16亿,后者每次也动辄上亿,两家企业都掏空了底。薄弱的经济实力与厚重的理想,让这批景区纷纷寄希望于外部资本。

  但靠谱的融资难,身处资本市场鄙视链底端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只能转向投靠民间借贷。当营收赶不上烧钱的速度,自然而然就暴雷了。

  "旅游景区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开发前期的投入非常大,一般民营企业往往无力承担。如果没有持续的资金投入,景区也很难得到持久发展。"曾博伟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除了资金不愿持续投入等问题外,随着外部消费需求的变化,旅游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市场选择之下便有不少没有及时转型升级的传统观光型景区遇困。